欢迎光临
驾驶专利_最强论文

追剧黑白讲:让我们来谈谈美剧的「迷你剧集」、「有限影集」这事

追剧黑白讲:让我们来谈谈美剧的「迷你剧集」、「有限影集」这事去年极受欢迎的《夜班经理》–亦称为抖森的庞德试镜录影带。

如果说 21 世纪第一个 10 年,美剧最夯的名词是以《火线重案组》《黑道家族》《枯木城》(以及推出时间相对较晚的《绝命毒师》和《广告狂人》)等剧为代表的口碑美剧(Prestige Drama),进入第 2 个 10 年,随着白人男性反英雄类型逐渐退烧,有限影集(Limited Series)开始取而代之,锋头甚至盖过了过往的长篇剧情类美剧。光看去年艾美奖,剧情类主要奖项提名者几乎都是(某些已经开始走下坡的)熟面孔如《国土安全》或《纸牌屋》,反之有限影集类新作如《夜班经理》或《美国犯罪故事》,也有强势回归的《美式悬罪》与《冰血暴》,两个类型间势力消长可见一斑。

顾名思义,有限影集便是在一季的篇幅内,诉说一个完整的故事。影集要不随着当季结束画下句点(如改编自小说的《夜班经理》),要不每一季都是一个新的开始(如《美国恐怖故事》),季与季之间没有任何关联。此概念其实早已行之有年,在电视还是次等娱乐代名词的 1970 与 1980 年代,迷你影集(Miniseries)一度蔚为风潮,电视台大量推出小说改编的影集,试图在标榜高品质的前提下,吸引原始读者至电视萤幕。举凡 1977 年的《根》(Roots)、1979 年的 BBC 旧版《谍影行动》(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)、2001 年的《诺曼第大空降》等,皆是口碑出色的迷你影集。但到了 20 世纪末到 20 世纪初,此一形式的高成本,加上电视台与创作者对于稳定产出的期待,渐渐让迷你影集成为偶一为之的昨日黄花,除了在各大电视奖项提名时出现外,鲜少受到注目。

追剧黑白讲:让我们来谈谈美剧的「迷你剧集」、「有限影集」这事每个七年级男性一定都关注过的《诺曼第大空降》。

但就当本文开头那个充满小说质地的、格局宏大的、叙事庞杂的口碑美剧时代渐渐落幕,迷你影集则又重新窜出头来。无论是 2011 年陶德海恩斯执导、艺术成就惊人的《幻世浮生》,或 2012 年收视率爆棚、带给凯文柯斯纳演艺生涯第二春的《血仇》,两齣剧皆吹响了迷你影集的反攻号角,让观众与剧评再次注意到此一类型的潜力(另一齣得奖常胜军《唐顿庄园》相形之下更像是每季篇幅较短的剧情类影集,故在此不特别讨论)。

大约也在这个时候,此类型的名称开始从迷你影集(Miniseries),逐渐转为有限影集(Limited Series),突显类型前世今生在品质与题材上的转变:迷你影集品质参差不齐,有限影集「理论上」较为出色;迷你影集多以文学作品改编为主,有限影集则是五花八门。

追剧黑白讲:让我们来谈谈美剧的「迷你剧集」、「有限影集」这事《幻世浮生》既是数一数二的有限影集,也是数一数二的迷你影集。

在此解释一下几个有差、但其实没差太多的名词:除了前述提到的、一般以时数定义的迷你影集(Miniseries)与有限影集(Limited Series)之外,偶尔会看到一併讨论的标籤还包含独立影集(Anthology Series)与热门影集(Event Series)。前者除了有固定主题外,强调作品集与集之间的独立性(如《黑镜》,每集皆与科技有关,但彼此没有任何关联),热门影集则更像是行销用字,强调影集本身的「大事件」感(如有些雷声大雨点小的《阴松林》,或甫开播的《侍女的故事》)。

而要讲有限影集,就不能不提到现在在 FX 呼风唤雨的莱恩墨菲。21 世纪第一个 10 年,墨菲以《整形春秋》和《欢乐合唱团》成为福斯电视网(与福斯集团里的付费有线台 FX)的宠儿,剧本身或许口碑不如其他同期对手,但出色的收视率却是一大成功。2011 年,墨菲与搭挡布莱德佛查克(Brad Falchuk)共同创造了 FX的《美国恐怖故事》,开始其引领风潮的第一步。

追剧黑白讲:让我们来谈谈美剧的「迷你剧集」、「有限影集」这事划时代的《美国恐怖故事》。

不知是否是针对其影集永远虎头蛇尾这个问题(看看前述两剧那精美的结局…),痛定思痛后做出革新,《美国恐怖故事》自一开始便标榜这是一齣有限影集,每一季会「有开始、有中段、有结束」,每一季都会是新的故事,新的人物。但比起一般有限影集,墨菲在形式之外也做出自己的变化。他找来洁西卡兰芝、莎拉保罗森、凯西贝兹等实力优秀的演员,让她们不断以不同角色、参与同一齣影集演出,混合了独立影集(自一开始,墨菲便将本剧主题定调为恐怖故事)与迷你影集(每季都是完整叙事)的特质,并用一群熟面孔的演员,提供影集一个稳定的基石。

上述作法让有限影集多了一个可以永续发展的招牌,有新意也有可複製的创作蓝图,加上操作的灵活度(比起预期要一直发展下去的一般影集,有限影集的短篇幅能吸引到较具知名度的演员和製作团队),以及不断变化的议题(墨菲的每齣影集皆有不同核心命题,如《美国犯罪故事》第一季处理到种族,《宿敌》探讨好莱坞的年龄与性别歧视),开启有限影集的黄金时代。

追剧黑白讲:让我们来谈谈美剧的「迷你剧集」、「有限影集」这事《宿敌》有与当今社会密切相关的议题,也有演技惊人的洁西卡兰芝。

随着《美国恐怖故事》大获成功,不同创作人开始加入此一战局。除了墨菲趁胜追击,推出包含《美国犯罪故事》与《宿敌》两齣品质更上一层楼的有限影集,FX 的《冰血暴》则藉其致敬,但不抄袭柯恩兄弟的风格,让观众第一次见识到节目统筹诺亚霍利的惊人才华,而 ABC《美式悬罪》沈郁黑暗的调性,逼着观众直视各种尖锐的社会议题,加上与《美国恐怖故事》同样运用同一批演员演出不同角色的模式,俨然有着与《美国恐怖故事》较劲的意味。

口碑出色但命运多舛的《黑镜》终于在 Netflix 重获新生,找到好归属。而 HBO 则在剧情类影集低迷之时,先以《无间警探》第一季扳回一城(第 2 季就…),再靠《黑色乌托邦》与《罪夜之奔》等迷你影集维持声势。至于 AMC,也是在剧情类影集无太太斩获的时候,至少有个《夜班经理》保底。

追剧黑白讲:让我们来谈谈美剧的「迷你剧集」、「有限影集」这事Hulu 要证明自己绝非只是陪公子拍剧的野心之作《侍女的故事》。

2017 年 4 月,美剧同时有《宿敌》第 1 季完结,《冰血暴》第 3 季、Hulu 年度旗舰《侍女的故事》、《游击战》(Guerrilla,《美式悬罪》的节目统筹新作品)、国家地理频道首齣剧情类影集《世纪天才:爱因斯坦》开播,牢牢佔据美剧讨论的版面。

不可否认,随着美剧类型的普遍化,其侷限性也开始浮上檯面。如不少剧评指出,《冰血暴》新一季有太多似曾相似的设计,《美国恐怖故事》近几季水準皆不甚出色,《黑镜》新一季亦是参差不齐等,在整体创作层面似乎略显疲乏。不过,形式从来都不是创作品质的保证,只能提供创作上的其他可能。有限影集的框架不是万灵丹,但如果这能为美剧注入更广泛、更多元、更专注的内容,并吸引或培植更出色的创作者,则身为观众,实在不能期待更多了。

相关推荐